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段誉虚竹和他们的女人们
段誉虚竹和他们的女人们

段誉虚竹和他们的女人们



纷乱的江湖上曾经涌现过无数的英雄人物,其中有一个叫做“萧峰”。没有听说过萧峰的人,根本算不上是江湖中人,萧峰那段单靠个人之力化解了一场战争,最后为顾全大局而壮烈牺牲的历史一直是武林中人传诵的佳话。

  而现在距离是在大英雄萧峰的大义自尽已经足足十年,江湖上已安静了足足十年,大宋也足足安定了十年。

  在安居乐业的今天,大理国上下齐心,显现出十年来最繁荣的景象。

  一个游方僧人出现在大理皇宫前,看门的士兵拦住了他。

  “老和尚?“老衲要见一个人。”游方僧人说道。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皇宫!不是你找人的地方,你走吧!”士兵说道。

  “老衲要见的人姓段名誉。”游方僧人说道。

  “啊,你要见我们的皇上?!大胆疯和尚,你快快滚,不然我就要你好看!”士兵架起长枪指向游方僧人。

  “既然如此,老衲只好另觅方法了!”游方僧人说完便转身离开。

  夜幕已经降临,繁荣的云南古城慢慢的沈睡。

  一个黑影如同鬼魅般的翻过大理皇宫的围墙……这是大理皇宫里段誉爱妃木婉清的寝宫。只见轻纱薄帐内一个玲珑的肉体正骑在一个男人的身上。男人的双手游走在女人的双胸。女人魅眼星哞半闭,吐气若兰,风骚的蛇腰贪婪的扭动,下体放纵的吞吐着身下男人的性物。

  寝宫里欢快热烈的欢叫令到在寝宫门外的侍女对望而笑,忽然一个影子出现在门前。而两个侍女也同一时间被点倒。

  影子干咳了两声。

  虽然只是很小的两声,但是足以惊动屋里的两人,特别是男人,对于这个男人来说,这个声音太熟悉了。

  “鸠摩智?”男人马上和女人分开。

  “想不到段施主还记得老衲,真是难得。”门外的影子说道,原来此人就是曾经令天下武林人物闻风胆丧的一代武学狂人雪山寺的鸠摩智。

  “鸠摩智,你怎么会来到这里来?来找我段誉所为何事?”说话的男人原来就是当今大理皇帝段誉,那他身边的女人不用说当然是木婉清了。

  一听到鸠摩智的名字,木婉清神情紧张的和段誉对望,刚才翻云覆雨时的美态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慌张和惊讶。

  “其实老衲此行只是带一个消息给段施主。”鸠摩智说道。

  “一个消息?”段誉有和木婉清对望一眼。

  “不错,是三个月前,本寺失窃了一件袈裟。”鸠摩智平静的说道。

  “什么,袈裟?是谁那么厉害胆敢在雪山寺偷东西?”段誉说道。

  “正是,能在雪山寺出入如无人之境的,当今武林不出四人。”鸠摩智语气依然平静。

  “啊,难道你认为是我做的?”段誉吃惊的说道。

  “非也,老衲对段施主的为人绝对了解,还有段施主的义兄虚竹也不屑这样做,但另外有两人我却不敢肯定,一个是慕容山庄主人,一个是四大恶人之首。”鸠摩智说道。

  “慕容复和段延庆?”段誉说道。

  “慕容复已经疯了,那一定是段延庆!”木婉清说道。

  段誉对着木婉清点了点头,说道:“那究竟是件什么袈裟?”

  “这个老衲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这件袈裟一直是伴随在雪山祖师的舍利塔里。但是相信在袈裟里一定隐藏一个可以叫人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去偷它的巨大秘密,而对江湖人来说只有财宝和武功才有兴趣,也就是说不是财宝就是武功秘籍。”鸠摩智说道。

  “你告诉我这个干什么?”段誉说道。

  “段延庆是阁下的生父,想必你会有办法找到他,虽然不一定是他做的,但是老衲只是希望寻回雪山祖师的遗物,”鸠摩智说道。

  “好。我帮你的这个忙,但是我不一定可以找到他。我会尽力而为!”段誉说道。

  “那老衲先行谢过,告辞!”鸠摩智说完,黑影消失。

  木婉清偷偷的打开窗往外看,“他走了!”

  “我知道了!”段誉松一口气说道。

  “段郎,你真的要去找他吗?”木婉清重新坐在段誉身旁。

  “是的,其实我迟早也要去见一见他,一定要,我一定要去……”段誉咬牙切齿。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木婉清说道。

  “不,你和钟灵留在宫里。”段誉说道。

  “你的心里依然只有语嫣。”木婉清伤感的说道。

  “这次不同,并不是玩,我隐约感觉到好象有巨大的灾难正要发生。”段誉安慰道。

  “段郎,我知道谁也不可以代替语嫣的位置,只要你现在爱我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木婉清温柔的伏在段誉的肩膀上并伸出手去扶弄段誉的阳物。

  “好,今夜就让我来好好的爱你……”段誉大叫一声扑倒木婉清。

  二人继续之前的缠绵,段誉轻轻扶摸着木婉清的肌肤,深情的说道:“当日在段延庆的淫药控制下,我就差点和你交合上,早知道我们不是兄妹,那时候就该好好的享受。”

  木婉清一面娇喘,一面道:“其实,那时候我已经决定非你不嫁,即使我们是兄妹,我也照样会给你。”

  “是吗?那我们岂不是要应该感谢段延庆了!”段誉说。

  “或许吧,段郎,段延庆毕竟是你的父亲,如果你看见他,我希望你能放过他,我不想你犯下杀父的罪孽。”木婉清说道。

  “到时候再说吧!”段誉已将肉棒插入木婉清花瓣深处,开始努力的抽插。

  木婉清知道此晚之后又将有一段时间见不到自己心爱的夫君,神伤之余积极的配合着段誉的动作。

  “啊……哦……快……段郎……我受不了啦……”

  这一夜,忽然刮起了少见的强风,凶猛强烈的吹刮着云南大理的大街小巷,吹刮着整个大理古城…………天山,曾经流传过一个不老仙女的美丽传说,但是传说已经不存在了,因为仙女已经连同她的凄美爱情一起去到另外一个世界。经过十年的时间,已经没有人记得仙女,只知道天山是属于一个人的。他就是灵鹫宫的主人——虚竹!

  虚竹继任灵鹫宫,其实是一件好事,特别是对一众追随天山童姥的灵鹫宫女弟子来说。自从虚竹继任了灵鹫宫,灵鹫宫上下不再象以前那样需要克制自己的欲望,她们会专心的侍侯自己唯一的主人,更可贵的是,虚竹是有求必应,来者不拒。灵鹫宫不再是死亡的代名词,在这里可以看到无限的生机和春色。

  梦姑,真实姓名已经不记得,现在灵鹫宫上下只尊称她为——梦主,而虚竹依然叫她梦姑。

  这天梦姑正在发着她的美梦。

  而灵鹫宫公共浴池边上梅剑,兰剑正一丝不挂的服侍着虚竹沐浴。忽然竹剑欢天喜地的冲了进来。

  “主人,有人来找你哦!”竹剑说道。

  “看你的欢喜样,是谁啊?”虚竹说道,他正享受着梅剑的口舌。

  “是大理段王爷!”

  “是三弟啊,快,快叫他进来。”虚竹高兴的站了起来。在这时候,竹剑身后多了两的人影。

“不用叫了,我已经来了,二哥!”说话的是竹剑身后的人,此人风度翩翩,一身白衣白裤,不用说此人正是段誉。

虚竹看见段誉,高兴得跳出浴池,冲上前去紧紧的和段誉抱在一起。

“三弟,为兄好想你啊!”虚竹说道。

段誉也激动的抱紧一丝不挂的虚竹,说道:“二哥,小弟我也很挂念你呢!”

虚竹此时留意到段誉身旁的人,“哦,原来王姑娘也来了!”

段誉身旁的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大美人——王语嫣。王语嫣已是当今的大理皇后,十年的光景所带给语嫣的绝对不是风霜,相反,是少了几分童真,多了几妩媚,身体的发育也更加完美,经过了十年的时间,王语嫣更显得风华绝代美艳不可芳物。毕竟现在的她只有二十六岁,正是人生最最得意的时候。

本来语嫣看见虚竹光着身子,一直都把视线看着外面,听见虚竹叫,于是礼貌的转过头以示尊敬的向虚竹行了个礼,但是不自觉的看到了虚竹那片刻前还在梅剑嘴巴里翘翘的阳物。语嫣虽然已经不是头一回看见,因为她每次和段誉到访总免不了看见虚竹与门下弟子交欢的情景,但是每次语嫣禁不住脸红,语嫣不得不又再羞愧的把视线移开。

“你们男人说话,我不方便在这里,我找梦姐姐去。”语嫣丢下这句话便失魂落魄的离去。

看见语嫣离开,虚竹邀请段誉一同共浴,段誉也很爽快的答应。

很快段誉和虚竹二人便一同享受起天山的温泉浴池来,当然是少不了梅,兰,竹,菊四把脱光了的的美女剑在一旁侍侯。段誉是这里的常客,跟四女更是熟落,段誉每次的到来都少不了要遭到四女的‘性侵犯’,特别是竹剑,她最喜欢象段誉这样类型的男人,所以,段誉一下水,竹剑就主动的潜到水下为段誉口交。

“三弟啊,你看,你这么久都不来,想死我们的竹剑姐姐啦!”虚竹说道。

“都怪国事太忙,无暇分身!”段誉说道。

“那现在不忙了?”虚竹说道。

“哦,对了,我这次来是有一件事要灵鹫宫帮忙的!”段誉说道。

“是大事?”虚竹听出段誉语气有些奇怪,正经的说道。

“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是件非同小可的事情。”于是段誉将那天鸠摩智的话复述了给虚竹听。

虚竹专心的听段誉把话说完,沈默了一会,说道:“我也有象你一样的不好的预感,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了,你是希望利用灵鹫宫的力量去找出段延庆。”

“正是,灵鹫宫在江湖上的面比较广,找起人来当然是比较方便。”段誉说道。

“三弟,你放心,你只管在灵鹫宫里等消息就行了。”虚竹说道。

“那我先谢过兄长了!”段誉说道。

此时段誉和虚竹二人的阳物已经被四女的口手结合搞得坚硬无比,竹剑更嚷着要段誉去干她。段誉无奈的看了看虚竹苦笑一下,然后抱起竹剑放倒在浴池边上。

“段公子,快……快给我……”竹剑捏着自己的乳头呻吟道,双脚大大的张开,等待着段誉的插入。

段誉轻笑着把阳物抵在竹剑的蜜穴口,说道:“竹剑姐姐,小弟要进来了。”

“来……给我……我要……”竹剑已经迫不及待的摇着屁股说道。

“遵命!”段誉挺腰一顶,阳物整支没入竹剑的身体。

“啊……好哥哥,好爽,好爽,再来……”竹剑大声叫道。

虚竹见段誉已经开动,于是也不闲着,他也抱起身边的梅剑开干起来,兰剑和菊剑则以胸前那两对丰满的娇乳磨檫虚竹健美的背部,仿佛虚竹一点点的肌肤也可以令到她们产生快感。一时间整个浴池变得春色无边,到处淫语声声。

语嫣和梦姑二人此时正来到浴池,刚好看见段誉,虚竹大战四女。她俩同时尴尬的对望一眼,正想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地退出浴池。但是虚竹已经发现了她们,并把她们叫住。

“梦姑,你也过来一起玩吧!”虚竹大声说道:“平时不叫你也急着要来,现在反倒躲起来!”

梦姑似乎更加尴尬的看了看王语嫣,低声的说道:“今天……有客人啊!”

“都是自己人还害羞,快。自己脱光衣服过来,让为夫好好的疼疼你!!”虚竹说道。

“对啊,梦主,你知道我们的身体配不起主人的精液,他也一定要射在你的身体里的!”四女异口同声的附和道。

梦姑迟疑了片刻,终于解开了腰带,梦姑一边解去衣服,一边走到池边,她的眼睛还不时的看看一旁的段誉,段誉和王语嫣目不转睛的看着梦姑。只见这为传说中的西夏公主很快已经脱得一丝不挂。她的美貌绝对不输给有着天下第一美之称的王语嫣,只是她的双乳不算太大,但是却有另一番美态,看得段誉倒吞口水。

虚竹没有等梦姑走近,已经等不及的拉梦姑过去把她翻转,令梦姑双脚和半个身躯浸在浴池里,然后要梦姑挺起屁股从背后插入。

“我的好公主,还说不要呢,你看你都湿成这样了!”虚竹一边狠插,一边说道。

“哦……梦郎……好厉害……”梦姑呻吟道。

“三弟,你也叫王姑娘一起来玩吧!”虚竹说道。

段誉看向王语嫣,语嫣虽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但是,却依然冷静的说道:“哦,小妹我这几天身体有点不息,你们玩吧,我到外面等你们!”

王语嫣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走出浴池。虚竹看见这样,无奈的对段誉耸了耸肩,说道:“原来这样,这样太难为三弟了!”

“不,也没什么,女人总有那么一两天的嘛!”段誉说道,但是他心里清楚王语嫣的话其实只是借口,她那里是不舒服。根本是不情愿。

“梦姑,既然王姑娘不在,那你就代替王姑娘让我的好兄弟好好的满足好了!”虚竹一边说一边把阳物退出梦姑的身体,并把她推到段誉怀里。

“这……”美人在抱,段誉有点受宠若惊。

“我们是兄弟,当天曾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难道三弟你忘了?”虚竹说道。

“没有,但是……”段誉依然有点迷茫。

此时,梦姑蛇腰轻缠,双手搭在段誉的脖子上,妩媚的说道:“难道梦姑我没有那个魅力吗?”

段誉看见梦姑如此的媚态,已经大喷鼻血,那还懂得回答,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梦姑胸前的一对雪白的娇乳。

梦姑知道,段誉绝对不会主动的,于是把身子移到段誉的身上,主动的用手扶好段誉的阳物,然后对准自己的蜜穴,缓缓的坐下去。

“哦,好舒服……”段誉叹道,他发现梦姑的体内是那么的温热,比起温泉的水还要热,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度,刚一进去就有一种想射的冲动。 而梦姑也接触到了除虚竹以外的第一个男人,她感到无比的刺激,不禁开始激烈的摇动身体以套弄段誉的阴茎,她不动还可以,但是她一动,段誉就开始忍受。因为梦姑的激烈吞吐,使得段誉下体产生强烈的快感,丹田之内的一股暖气好象马上就要爆发,段誉只好忍着,坚持着,尽量不要这么早射出来。

  此时虚竹却没有加入战团,相反,他离开了浴池跟着王语嫣出去了。

  王语嫣坐在花园的小凳上,脑海里正回想着刚才的梦姑大方的当着自己丈夫面脱光衣服的一幕,要是换成了自己,她根本做不到,就算以前在宫里和段誉交欢,自己都是把蜡烛熄灭后才开始的,更谈不上光天化日之下了。

  就在语嫣想得入神的时候,虚竹已经来到她的身边。

  “王姑娘!”虚竹拍了王语嫣一下说道。

  “啊!?”王语嫣吓了一跳。

  只看见虚竹正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的旁边,而且那根巨大的男根离她的脸不到半尺,她一转头边可以把它碰到。王语嫣虽然曾经见过几次,但是这么近距离的还是第一次,语嫣觉得很吃惊,并不是因为虚竹的大胆,而是因为她发现虚竹此时的男根比之前看见时还要增大了好几倍。

  语嫣出神的看着眼前的巨物,片刻才懂得羞愧地把头转过一边。

  “二哥,?裁词拢俊庇镦痰蜕乃档馈?

  “哦,我是想说,我们宫里有很好的药物,对女人特定的身体不息特别见效。”虚竹说道。

  “哦,不用了,过几天便好了,多谢二哥!”王语嫣说道。

  “这样可不行,女人应该善对自己的身体,就这样吧,你在这等一会,我去拿!”虚竹说完,不等语嫣答应便施展起逍遥派的绝顶轻功,飞一般的离开。

  “这……”语嫣还没有把话说完,虚竹已经消失。

  还不到一会,虚竹又出现在语嫣面前,而且手上多了一颗红色的药丸。

  虚竹把药丸递给王语嫣,说道:“吃了它吧!”

  “我看不需要了!”王语嫣摇头说道。

  “难道你要枉费二哥的一片苦心吗?”虚竹干脆把药丸放在语嫣的手上。

  语嫣看着手中的药丸,有看了看虚竹真诚的眼神,正所谓盛情难却,语嫣只好把药丸吃下,说也奇怪,语嫣觉得药丸的味道并不苦,相反有一种清香和甜舔的香味,非常可口。

  “谢谢二哥!”语嫣吃完对虚竹道谢。

  “不用谢,现在三弟正和你的嫂子干得起劲呢,我也要回去参战了!”虚竹说道。

  王语嫣目送虚竹的离开,不自觉的又想起刚才虚竹那挺立的男性象征,那样的粗大那样的雄伟,要是插到自己的身体里,不知道会有什么的感觉,语嫣想着想着猛的清醒过来。

  “我怎么搞的,怎么会想到那样的不知廉耻的事情?”语嫣心里骂自己道。

  虚竹回到浴池,只见段誉已经筋疲力尽的坐在一旁,下体的阳物已经无力的垂下了头。

  “三弟,还好吧?”虚竹问道。

  “二哥,我不行了,已经射了三次。”段誉说道。

  “是啊!也不知道为什么,段公子很快就射了为,奴家还没有到呢!”一旁的梦姑扑倒在虚竹的怀里,撒娇的说道。

  “那让我来喂饱你!”虚竹说道,一边说一边抱起梦姑。

  虚竹就站在地上,双手挽着梦姑的小腿把梦姑凌空提起,从正面插入,而梦姑则双手扣着虚竹的脖子,双腿紧紧勾住他的身体。虚竹开始抛动梦姑的屁股。梦姑开始尖叫……就在同一时间,大理皇宫内乱成一团,因为段誉的两个爱妃——木婉清和钟灵一起不见了。

  同时失去踪影的还有一个另人,就是一直受到大理监视的疯子——慕容复忽然在人们的视野里消失,就象在世间蒸发了一般,……三天后,灵鹫宫的门众已经回来向虚竹复命。

  虚竹神情凝重急步的走到段誉的房间,看他的神色似乎很紧张。

  “三弟。大事不妙,大事不妙!!”虚竹想也没想就推开段誉房间的门说道。

  房间内弥漫着水蒸气,一个如天仙般美妙的女性裸体若隐若现的包裹在水蒸气内,她正是大理皇后王语嫣。语嫣正在沐浴,她被虚竹的突如其来吓了一跳,还来不及拿衣服,只好用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虚竹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住,目瞪瞪的看着那根本不属于尘世间的完美肉体。

  “二哥。二哥……发生什么事情?”语嫣大声叫道。

  被语嫣这么一叫,虚竹才回过神来,说道:“三弟呢?”

  “他……他去梦姐姐的房间了!”王语嫣说道。

  “哦!是这样!”虚竹说道,一双眼睛还停留在语嫣的身上。

  “请二哥不要这样看小妹!”语嫣羞愧的说道。

  “哦,我找三弟去!”虚竹才知道自己的失态,连忙转过身说道。

  虚竹立刻往梦姑的房间奔去,一会他已经来到,只见梦姑的房门大大的打开,里面段誉和梦姑正一丝不挂的打得火热。虚竹大声说道:“三弟弟,大事不妙了。”

  段誉看见虚竹的神色有点不对劲,于是急忙拔出阳物,“发生了什么事?”

  “你木姑娘和钟姑娘都不见了。”虚竹说道。

  “什么?不见了?”段誉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究竟是谁这么斗胆!”

  “我想一定是段延庆,挟持人质是他的得意伎俩,想必他已经知道我们重要去找他算帐,于是就挟持了两为夫人和皇子作为人质!”虚竹说道。

  “段延庆这个败类,我一定要杀了他!”段誉说道:“那二哥,你知道他躲在那里没有?”

  “地点我已经知道,现在我们就可以一起去收拾他。”虚竹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出发。”段誉说道,并一边穿戴衣服一边说道:“二哥,为保安全,你不用和我一起去了,语嫣就先在你的宫里住着,这样好不好?”

  “现在也只能这样,万一有敌人来到也有我挡着。”虚竹说道。

  “好,那我现在就出发!”段誉说道。